赛事保障接近女超标准,女乙联赛与校园女足发展还有这5大痛点

体育大生意第2381期,欢迎关注领先的体育产业信息平台

文|张佳曦

体育大生意记者

12月11日,2020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大学生女足联赛暨中国足球协会女子乙级联赛(简称2020女乙联赛)在南京江宁和盐城两大赛区落幕,最终上海求盛东华大学女足以8:0战胜青岛黄海山东理工女足夺冠。16支队伍、为期两周的比赛,无论是场上的拼搏还是场下的欢笑,赛前的热身还是赛后多次向工作人员致谢,年轻的女足队员们活力四射,用行动诠释着对于足球的热爱与尊重。

作为中国女足联赛金字塔结构(女超-女甲-女乙)中最年轻也是塔基的赛事,女乙联赛球队大多为大学生足球队,肩负着衔接校园女足与职业女足的重要任务。今年赛事正好承接10月结束的女超、女甲联赛,在11月30日开赛,无疑对于维系疫情期间整个中国女足生态的正常运转有着深远意义。

上海求盛东华女子足球队

据体育大生意了解,支付宝“1年1亿女足扶持”计划的资金支持,今年有定向资助到女乙联赛,这也让整个赛事在竞赛组织、球员待遇等各个层面已经接近 女甲、女超标准,同时赛事在宣传方面也有较大提升。

但另一方面,在女足整体关注度较低下的背景下,女乙联赛这样带有校园基因的联赛更多的是不为人知。女乙联赛犹如整个校园女足的缩影,除了关注度的缺失,还面临资金、地区差异、生源少、比赛少等痛点。而回归队伍本身,校园女足在整个女足生态中就是基石,重要性不言而喻,含苞待放的铿锵玫瑰们需要社会更多关注和支持。

支付宝助力,2020女乙联赛赛事保障接近女超标准

今年受疫情影响,女乙联赛比前两年的举办时间稍有推后,于11月30日开赛,赛事为期两周。比赛采取赛会制,升级女甲名额由去年4队+1队和女甲最后一名踢附加赛决定升级,增加到5支,同时不设降级队伍。16支队伍分别在南京赛区 江宁足球训练基地和盐城赛区盐城昱丰青少年足球训练基地进行比拼。

2020女乙联赛球队

据体育大生意了解,今年女乙参赛队伍的食宿与核酸检测费用均免费,此外,交通也有相应补贴。对于入驻赛区的第一步防疫措施,此次女乙联赛参照女超及女甲模式将住宿区域与训练比赛基地分别划分为蓝区和绿区。其中蓝区人员经过2次核酸检测及抗体检测后方能进驻赛区并进行封闭,封闭期间仍定期组织核酸检测,绿区人员每次进入绿区时需持7日内有效核酸证明,与蓝区人员严格隔离分开,以此保障队员们和工作人员的健康安全。

餐饮方面每人每天的伙食标准为300元,负责餐饮的是此前多次接待各运动队的后勤团队。江宁赛区厨师长沈正清介绍,食品安全、食材新鲜是首要的,而让球员们吃好也是必备:“保证15天菜式不重样,荤素搭配,每天保证牛、羊、鸡、鸭肉、海鲜供应,烹饪方法用红烧、清蒸这些不同的方式。”

2020女乙联赛伙食

除了各式基础食物供应,餐厅还为队员们准备了鸭血粉丝汤、小笼包等南京当地美食。此外,因为女乙联赛参赛队员都是20岁左右的年轻队员,厨师们也为小姑娘们准备了适合这一年龄段的甜品和外形较Q的食物,让队员们能够在饮食方面吃得更开心。对于赛区饮食,女足球员们一致反馈为:“吃得太好了。”

在竞赛方面,此次两大赛区的比赛场地均是一、二级联赛标准,此外第一阶段共选派6名裁判监督、32名裁判员,其中有4名国际级裁判员,28名国家级裁判员,共完成24场执法任务,保证比赛顺利、平稳结束。

女乙联赛边裁

一、二级别联赛的场地标准对于很多队员来说是第一次体验,对于大家来说既是福利也是挑战。比如江宁足球训练基地是女超球队江苏苏宁的训练比赛场地,全部为天然草坪,但广西师大、安徽师大等很多大学球队此前都是在人工草皮上踢球,这是队员们第一次接触天然草,难免有点“受宠若惊”不适应。

即便需要适应新的环境,但队员们踢球的热情和认真劲没有任何变化,跑动、触球、出脚还有场上的呐喊,她们全力以赴投入其中,抛洒青春的汗水。此外,每场手牵手对现场裁判等工作人员进行鞠躬感谢成为常态,那是新一代球员对于足球文化的尊重。除了场上踢球,比赛结束后能听到她们嬉笑打闹的欢笑声,英姿飒爽、青春活力是很多关注女乙联赛的球迷对于她们的印象。

北中医女足队员

今年女乙联赛在宣传推广方面同样有着较大突破,自主传播意识增强,包括赛事在网络直播与社交媒体平台的运用。每场比赛,中国女足官方微博都会进行报道,同时女乙也有官方图片提供给各支队伍进行宣传。此外,比赛期间,支付宝还联动新浪微博、抖音等社交媒体平台共同推广女乙赛事,要让更多人了解女乙联赛,关注校园女足。

截至12月11日16点30分,“2020女乙联赛”在新浪微博的阅读量超过了1790万,讨论量超过6600。当年轻的女大学生与足球产生结合,就有了球迷们口中的“颜值最高女足比赛”。许多颜值与球技俱佳的大学生球员,比如北京中医药大学的姐妹花姜明佐和姜明佑,就受到了不少球迷的关注。

女乙联赛

女乙16队背后的校园女足仍面临5大困境

无论是从比赛质量、球员保障还是关注度来看,女乙联赛相比往届都有较大提升,但是从整体来说,女乙联赛所代表的校园女足依然面临一些困境。

首先,是关注度和社会认知度低。女足的起步本身就比男足晚,发展和关注也更低,尤其是社会认知度方面,很多球迷对于中国女足,更多是在男足失利时去做对比,普通球迷平时对于女超、女甲的关注度不高,对于校园女足来说更是知之甚少,就像安徽师大的助教竺丽娜所说:“参加了女乙,很多人才知道安徽还有女足球队。”

竺丽娜

其次,是生源问题。即便是在女乙女足成绩比较好的北师大,每年可以挑选的有踢球条件的生源只有70人到80人,个别年份可以破百。而对于非985、211的广西师大,可以挑选的女足生源只有20人左右。

值得一提的是,以往校园女足的招生包括特招、单招、普通高考,这三类实际划分了各学校女足校队之间的实力差距,因此在女乙联赛现场出现比分悬殊达到10球以上的赛果成为一种“正常现象 。巨大的实力差距也让队伍目标不一致,有的球队能够为职业赛场输送人才,而更多的校园女足队员都是以之当教练或者体育老师为目标。

第三是比赛少。对于像广西师大这类学校来说,省内比赛非常少,主教练黄永岳直言,校队的运动员和很多高水平地区学校不同:“我们踢球的初衷很简单,就是强身健体,锻炼意志品质和团队精神,普及足球运动。”

而对于北师大这样在北京条件相对好一些的学校,一年正式比赛最多只有25场。除了比赛数量远远不够,女足队员们的对手也是一个问题,有的学校所在地区只有一只女足校队,很多时候,队员们只能选择和男足一起训练、 比赛

第四是资金问题,这是很多校园女足球队都面临的困境。对于中国女足国脚、亚洲足球小姐王霜的母校北师大来说,很难想象每年女足发展资金还不到100万元。据北师大女足主教练郎健介绍,这些资金中主要依靠学校投入一部分,其他依靠社会资助,勉强够用。而对于一些可以撬动的社会资源更少的学校,很多女足方面的经费为零,只能是为爱发电。

女乙联赛

资金问题也体现球员的装备上,比如今年女乙的天然草坪,需要穿长钉鞋,而下雨湿滑一般需要更换钢钉球鞋,但是很多球员来比赛时只带了以往踢人工草的碎钉或长钉球鞋,最后只能穿着不合适的球鞋踢比赛。安徽师大助教竺丽娜就略为辛酸地表示:“我们没有经费,不可能为了这一次比赛,再让球员们单独买一双球鞋,所以只能让大家在比赛时尽量小心,不要摔倒受伤。”

第五是区域发展不平衡。其实上述很多问题归根到底,还是在于全国各地区经济发展差别大,各个学校的经济基础、领导对于足球的重视程度和投入都有着巨大差距,这也导致了16支球队从出发开始就不在同一起跑线上。

而校园女足面临着众多困境,也是中国女足目前人才断代、成绩不稳定的原因之一,如果想要让铿锵玫瑰重新绽放,还需要社会各界帮助校园女足这块塔基能够把地基打牢。

校园女足承担足球教育、推广作用,需要更多扶持

在女乙联赛创办时,中国足协表示,一方面为更多青年女足球员提供多途径的发展平台,也希望从高校女足队伍中培养出更多职业球员和各级国字号队员。

那么到底是输送更多职业球员重要,还是教育、推广功能重要呢?

如果看全球女足运动的职业化,并没有完美的例子,欧洲足球俱乐部更多是依靠自身俱乐部影响力来为女足队伍引资,而对于美国、日本等女足发展情况较好的国家,女足也只是采用半职业化性质,而在这些国家校园女足的培养中,体教结合这个词在重要位置。因此对于中国女足来说,如果只是单纯提职业化难免操之过急,特别是对于校园女足而言。

2020女乙联赛

校园足球和职业足球有本质区别,校园足球承担的教育功能更多,在教育学生的过程中夯实足球文化的基础,校园女足也是如此。正如广西师大主教练黄永岳所提到的:“校园女足要更多承担教育功能,而不是注重成绩,重要的是提高学生的身体素质、兴趣爱好,从学生到青年人到老年人,不断影响其他人,形成家庭、社区、地区的足球文化,这样踢球的人基数也就大了。”

带队北师大女足队伍33年的郎健认为,职业足球和校园足球差别很大,直接从校园足球输送到国字号的球员并不多,特别是女乙大学球队和女超这样的职业球队水平差距非常大。

将职业球员放到大学队伍之中,是郎健比较认同的方式:“为什么现在送去踢职业足球的女孩子越来越少,因为女孩如果只是踢球不上学,之后踢不出来对她将来的前途发展影响很大,但是放到大学就比较好,即便之后踢不出来,也有学业保障,能够吸引更多女生来踢球,很多有天赋的苗子都能够参与到其中。”

就像女乙联赛中大学队伍的女足队员,她们很多都是运动训练、体育教育专业学生,大学毕业之后即便最终无法成为职业球员,她们也能成为老师或者教练,继续反哺中国足球。安徽师大的助教竺丽娜目前也是一名在校生,从11岁开始踢球的她,此前是宁波市队女足队员,后来特招进入安徽师大学习,她也表示毕业后她会选择成为老师或者当教练。

女乙联赛为这些大学生女足球员提供了更大的平台,释放她们对于足球的热爱,但她们也需要获得更多支持。然而受到市场限制,中国各级女足的商业化程度并不高,即便是女超、女甲在赞助和球员待遇各方面也面临着各种问题,何况是女乙球队,或是其他完全踢不上联赛的校园女足队伍。

2020女乙联赛

因此,承担女足基石作用的校园女足更迫切需要得到中国足协、教育部以及各大社会企业的鼎力支持,才有可能取得长足的进步,为中国女足的重新崛起积蓄力量。

2019年7月,中国足协与支付宝共同宣布,支付宝正式启动“10年10亿”的中国女足公益支持计划,在2020年这个特殊的年份,当女足队员们面临生存问题时,这份支持就显得尤为重要。

今年的女乙联赛已经有了很大进步,但是,校园女足究竟怎样才能利用大学生的正面形象,传递女足姑娘快乐、自信的形象,更好地推广女足运动,吸引更多女孩参与到这项运动之中,是值得足协、教育部门,也包括我们所有人去思考的课题。

PC4f5X

文章作者信息...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